•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初夏 的游戏

    发布时间:2020-10-26 00:01:59   


     口里不干不净的浪叫,还把腰肢扭动,双臂围绕我的肩膊,下面的屁股也不停的旋转迎合,我也一面用手搓捻她胸前乳峰,与及用指头捻拨她的乳头,还想把她的舌尖舐吮,尝尝她的脂香,谁料秋瑛口中叫得起劲,络绎不绝,艳语浪声,连连串串的不停叫出,便不肯把丁香舌尖过口来,我得把布满红色彩的粉脸,紧紧的吮个遍,而且下面用手去摸秋瑛的阴阜,再用阳具重重的深投猛刺,以为报复她不肯把丁香舌尖,给我吸吮的惩罚而矣。果然不到一刻,秋瑛就更形骚浪,全身不停地颤动,两条玉腿,摆动力挟的不知安放在何处是好,口也气喘急迫,叫不出声音来,只有喉咙里,咯咯的含糊其辞一鼻里唉唔乱呻,极像大病的人痛苦的呻吟。惟是秋瑛相反的是极端快乐,而又气息喘喘,口里喊叫不出,积聚说话于胸,因气息过喘,欲说出而又说不出,又受着神经系统的受痹所影响,所以变成了呻吟代表了愉快的声调与快乐的说话。如此的双方互相缠战了许久,秋瑛还未露出败像来,越战越勇的,且把大屁股,用力地旋转迎合,演高落底的腰肢也扭动更速,一双水汪汪的眉目,斜斜的望着我,作出了满脸的淫荡笑容,唇角还挂着了轻视的态度。意思是像征着互相缠战了许久,我仍然未把她战败的心理,我既然推出得秋瑛的心理,也自然思起床。照着了日前的方式刺冲她,一定能将秋瑛战败,因为秋瑛得着地利,进退攻守,毫不费力,且还是以逸待劳,忙中也可以休息养气,比不得我以雷霆万钧之行动,抱着一鼓而下的决心,劳师远征,上攻下击,虽为秋瑛所困,进攻时候一久未免觉得稍为吃力,对方而且也是能攻能守的劲旅,且得到相当形势有利的地位,把我一枝前进突破敌人的精锐,困入袋形的阵地里,迫我攻坚,以消磨我的士气,同时还用淫荡笑声调,以散漫我的军心。对方所用的计非为不毒,想在我军心散漫时,与及士气颓丧时,即发出主力,把我克下,而迫我溃败。的乱叫。继又是气短掀风,声娇音媚,一种川流不息,千变万化的淫荡之声,不要是身临其境的我,就是别人听了,亦必混身有如触电般,坐立不宁,禁不住色情大动呢。这时我为了她的淫言艳语所冲制,更加压住了身体,大施狂荡,弄得秋瑛的阴户淫水滴滴,渍渍有声,与秋瑛绞滴滴,娇媚无限的淫荡声,更衬着格格的床响,枕旁的箱环声,杂现并作,此时此景,盖亦可以称为良辰美景奈何天啊,这时我将玉茎力挺,直向秋瑛的花心着撞去,更加起一出一进之间,龟头与她的阴道壁,互相摩擦大家都感觉到有一种似麻非麻,如痒的感觉,其味真有无穷的受用与有趣,真是难描写。秋瑛亦怏怏的将她那双玉手,紧抱我的腰,口中呐喊着又声声乱说乱喊的叫个不停,其声音时高时低的,断断续续的,喊出了抖调儿来,如此的样子片刻,秋瑛的阴户里面淫水有如悬崖飞瀑,春朝怒涨,淫水直流,将她的两条如雪之白的大腿,在下面乱动,她亦是感觉得极欲死,故有现象。无奈的祗见她的粉腰,用力屁股往上挺了挺,双手牢抱我的颈,下面两条大腿,则交卡横着出力的将我绕实,我在这时亦觉得她的阴户里,有阵阵的淫水狂奔出来,冲得我的龟头,似麻痹又非麻痹,像酸麻麻地竟忍不住了,也就陪着她了精来,再互相拥抱了片刻,才分了开来,办理善后清洁工作。总计与秋瑛这次之战役,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刻,清洁后大家都疲倦万分,相抱地在床上休息,秋瑛胸部,还是个起伏不停,娇喘细细,发边鬓角,还有微微的汗珠渗出,我便取笑她道:「秋瑛,现在如何,早先夸下大口,现在比我改变阵势,也就将你冲杀得气喘如游丝,混身难动,汗流浃背,口中乱呼乱叫,现在已经不须用力,就将你轻轻杀到大溃而败,看你别时还敢称老子否。」 秋瑛听了不服,打了我脸上一下,道:「白牙斩斩,看你也不是和我一样吗。」 说着说着还用划着脸对我再说下去。「羞…. 早点回家。谁知一到台北,他说有点累,想先休息一下,带我到旅社便开了一间房间,当我一进到房里他的真面亦表露无疑,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来台北是借口,真正目地是要占有我强暴我的身体,说什幺太久没有玩玩幼齿的,我呢?刚好可以免费的长久来满足他,因那时我身材算是同年龄中早熟了些,乳房发育特别好,那时胸围就有32寸大,腰围24寸,臀围35寸,脸旦长也蛮标致,所以当他到我家中那天起就一直打我身上的主意,今日终于被他等到了,由他身强体壮,以我这一介弱女子那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没三两下功夫时间我全身的衣服就被他脱的脱,撕的撕,就连最后一件三角裤也难逃一劫被撕成两半,我当时两手不知要遮乳胸还要遮下阴户,只见他自已脱光衣服,下面的阳具是粗大无比,第一次看到男人那支大阳具足足有七寸长,红的发紫,涨满着,且又高挺,当时真害怕,我那小小的阴户容得下它,一时心慌想跑出去,但被他那强而有力的手捉回来,一手就把我往床摔过去,人就晕过去。昏昏沉沈中只感到阴唇颤抖不已缝里似人泪滴,而喉头奇干,嫩穴一幌幌的磨着,骚水也潺潺的向外猛,有如似逢狂风暴雨一般,被逗得淫乱 渴的惊醒过来,我连忙要推开他,但他越紧抱着我,他另一只手抚摸我的全身,最后他用从我身上撕下的衣服将我双手捆绑,然后由头至脚的打量,我一身细皮白肉是那样美而标致,高誓乳峰柔软光滑,圆屁股白里透红,红里带水。腿是这幺的匀称,白嫩酥胸,脸蜜红晕迷人,似花赛玉,更有一座高凸丰满的阴户……一面观看,只见我的私处突起,中间露出一条细缝,四处无毛异常滑润。「你真是一个美人胚,我早已注意,只是今天看令我真是想不到有如此的美,你那可怜的后母有你的一半那该有多好。」 你快放开我,要不然我大叫了,小人的他说道:「要叫随你叫,等回到家会让你叫个够叫个爽呢。哈……哈……大笑」 我再甚样的争扎也余事无补,只见他看得淫性大发,张嘴伸出一根大舌尖,没命的舐着我的阴户,舐得我淫水直流,白嫩屁股摇幌不停,嘴里不停哼着,我那一丝理晶之苗,早被吹跑一干二净,我是从未尝鲜的嫩穴也忍不住惑性大发,跃跃欲试,接着他整个身子压下,直压得喘不过来,他的大阳具对准向小穴而来,摸着鲜红嫩小穴口就往里塞。我当时感到一阵刺痛,他且用力插进去,我唔了一声,几乎痛的快掉下泪来,也差点昏死过去。他见状说道:「你痛了吗?你若打算不痛,先和我亲亲,我便不使劲。」 就这样无奈的我,赶紧将舌头吐出,送入他嘴里,他快意异常,下边亦不再用力,只轻轻挺送,半响才全部送入。他对我总是很体贴,干了一个钟头,始终没有放纵,但是我的下体,亦已竟有些肿起来了,一次干完,他把我双手解开,我起身来穿衣,他且拉住不依的对我道:「我好不容易把你弄来,插一会儿就完了吗?你先歇一歇,回头我们还要好好玩一玩呢!」 这时我已不像先前那幺害羞及害怕,轻轻说道:「改天再说吧!」 他亦反道:「不行,无论如何今天还要插一回。」 我坚持道:「改天吧,我今天痛得很。」 但那畜生又以强而有力的手,分开我的两腿,另一手提着阳物,向那肿起的阴户慢慢送入,每逢进入一点,我便嗯一声,好不容易又塞了个尽根而入。他好不得意,不由狠狠的抽插起来。我含泪哀求着说道:「你饶了我吧,我要痛死了,求求你不要在插了。」他竟不在理会我哀求,粗黑鸡巴每干插进一半,浑身立感一麻,这粗大的鸡巴真令人吃不消。然后他用自己两手紧紧抱着我的腰,然后下面疯狂的抽插起来,他将尽根鸡巴插入,直抵穴心,我强忍刺痛,又怕他狠干过头干抵子宫,若干穿了?我只好尽量配他的插弄,奇怪的事这次没有上次的那幺刺痛,且不多时,我的骚水也潺潺的向外猛,我不由的浪起来,粉颊泛起两朵彩霞,神情淫荡,渐渐狂野着魔似娇哭,嘴里浪喊着:「唔唔….天啊….爽死人了….好….舒服..唔唔..」 他见我高兴浪叫,就用大龟头在穴壁上磨擦,上勾下冲,一身浪肉混混动着叫道:「哎唷……痒死了……穴痒….死了……救命….快….别磨….快干……重重的干小穴….要你….重重……干……..。」 不多时他高举并分开我的双腿,我阴穴更加显露,我用双手紧搂他脖子,屁股转动得更厉害,穴心亦配合他龟头的揉擦:「啊….好……你真有一套….被你弄得….痛快….快猛干….啊….好啊……。」 他加快了速度,一下下结实的插进了子宫,两个卵蜜蛋敲打着白里透红屁股,「啊….真是美….极了……穴可舒服….上了天啦….唔……嗯……..唷……痛快死……了……真……会插……每下都叫我发浪……啊……..我爱死你……。 」 他被我的荡声引发性起兽性,猛把阳具顶下,粗大的鸡巴使劲在穴上磨磨转转的。「啊唷……我忍不住了……舒服极……要丢了….快狠狠……干….亲祖宗….快转..猛力磨….丢….要……丢了….再转……..快磨….丢了…….。」 我猛将阴壁收缩紧密,一股浓热淫水从子宫喷得他发寒的抖颤,也将热辣辣的精液,一阵一阵的射进子宫,双双的进入极乐后,他紧抱着我还不愿松手,鸡巴在穴里跳跳的。这一次的他功力更大,足足插弄我两三个钟头才出,他拥抱着我睡,直到天黑才回去,所以从那天起我就成了他的新玩物,每三二天就瞒着我继母与他上床纵欲一番。」 我猛将阴壁收缩紧密,一股浓热淫水从子宫喷得他发寒的抖颤,也将热辣辣的精液,一阵一阵的射进子宫,双双的进入极乐后,他紧抱着我还不愿松手,鸡巴在穴里跳跳的。这一次的他功力更大,足足插弄我两三个钟头才出,他拥抱着我睡,直到天黑才回去,所以从那天起我就成了他的新玩物,每三二天就瞒着我继母与他上床纵欲一番。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