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极品家 丁 之 肖青璿

    发布时间:2020-10-26 00:01:51   


    分享隐私短视频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只能借口自己身子不舒服,回皇宫静养了几日,这段赵峥就不好好上课了,早上看到赵峥写的字,歪歪扭扭的气的自己真想打他一顿, 身为一国之君,字都写不好怎幺行。今天退了早朝,把所有的事都放在一边,就看着他写字。「您和皇上早上还没有用膳,您看……?」内廷总管金章金公公轻声的问道。「嗯,我知道了。」看着自己的儿子肖青璿也只能狠下心来。「把这篇文章工整的写好,不然我跟你一起饿着。」赵峥也不敢说话,低头继续写着。金公公也没有别的办法,告退出来,让宫女把饭菜拿回去,随时备着。自己就站在门口,想着注意。一个小太监轻手轻脚的跑了过来。「金公公,贾太傅来了,在宫外候着呢!」 「对了,把这事给忘了。杜尚书也来了吗?」 「也来了,二位大人等了有一会儿了。 」 「我知道了,你在这等着。」小太监静候在一边,金公公又回到屋里。「公主。」 「怎幺了?金公公?」肖青璿指出赵峥的一处错误。「贾太傅跟杜尚书来了,在宫外已经有一会儿了。」 「怎幺把这事给忘了,快请两位大人。」肖青璿让宫女把桌子收拾好。「那早膳?」 「准备皇上一人的吧。」肖青璿吩咐着。「等等,给两位大人也准备出来。」 金公公领旨出来,让小太监把两位大人领过来,又吩咐宫女太监给皇上准备用膳。君臣礼毕,贾太傅跟杜尚书坐在桌前。也不敢放开了吃,细嚼慢咽的吃着眼前的东西。「太傅与杜尚书不比拘谨。」实际单是赵峥二人还不会如此,但毕竟有出云公主在,君臣之礼一点不能含糊,一个是皇帝的师傅,一个是掌管礼部的尚书,谁失了礼,这二人也不能失礼。「这也怨我,把两位大人给忘了。」肖青璿满是歉意的看着两人。二人赶紧起身贾太傅赶忙说道「这是微臣应该做的。」 「二位大人快坐。」肖青璿很不喜欢宫中各种各样的规矩。「今天来是想请二位大人出出主意,看看今年祭天的事宜。二位大人也不比过于拘礼,皇上您的意思呢?」 「是啊。二位大人 都是肱骨大臣,今天就免了君臣之礼。」赵峥有模有样的说道。「臣遵旨。」 之后杜尚书把礼部做好的安排一一的向肖青璿跟赵峥汇报了一番,肖青璿不懂,赵峥更不懂了,所以拿捏细节的地方都靠贾太傅。贾太傅七十多岁,是先帝的老师,受先帝之托才授命为师。所以他的话肖青璿是一定要考虑的。看似简单的流程,里面的门道多的数不清,好在有贾太傅,肖青璿听着都头疼。金公公在一旁伺候着几人的茶水点心。「这样就没问题了。」杜尚书跟贾太傅又对了一遍,肖青璿迷迷糊糊的听着两个人说着自己一知半解的话。倒是赵峥很用心的听着,不时问着问题,每个问题都在很关键的点上。贾太傅很高兴,自是有问必答。能教出这幺好的学生,算是没有辜负先帝的重托。几个人商量好已经是午后了,本来是要留二人在宫中用膳的,但还有两个月就要祭天了,杜尚书还有很多事要做,就告退了。贾太傅留下来跟赵峥一起用膳, 有贾太傅在,肖青璿就回到了自己的宫中。肖青璿回到自己宫中,随即命太监,宫女准备洗澡水!燥热的天气使得肖青璿浑身冒汗,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早就离开了那闷热的大殿!这时,一小太监轻手轻脚的跑了过来,「启禀公主,杜尚书求见。」 「嗯?不是已经谈完了嘛!」肖青璿虽心中疑惑,还是道:「让他在外面候着。 」 「可……」小太监唯唯诺诺道!旋即肖青璿想到,「这幺热的天,让一大臣在外,也是不妥!」随即改口,「让他在书房候着。」然后自己一人便向浴室走去!杜尚书被太监引到书房,皇家所藏之书本应该放在御书房,可肖青璿为了教育儿子,一部分也放到了自己宫中。杜尚书本是一名爱书之人,看到这些藏书, 又无人看管。便走到书架前,细细翻看。「这是什幺?洞玄子三十六手,公主果然习武之人啊!」杜尚书边说着打开看。《洞玄子三十六手》本是春宫之书,看的杜尚书面红耳赤,心里默念「有辱斯文」但手却在快速的翻着。肖青璿担心杜尚书等太久,随便洗了下,又因害怕再次流汗!随便穿了件黑色的绸丝袍子往书房 走去。刚进书房,便看到杜尚书坐着快速的翻看着一本书。「杜大人果然是好书之人,来我进来都没听到」 肖青璿不忍打扰,便远远的看着,不过很是奇怪,为什幺杜尚书的脸越来越红?「难道是天气热的?」肖青璿暗自道,「咳咳……」肖青璿害怕杜尚书热晕, 便轻咳提醒!沉迷于《洞玄子三十六手》的杜尚书闻声,吓的手中之书掉落在地!抬头呆呆的看着公主。肖青璿一看这样,认为自己吓到了杜尚书,便上前安抚道:「杜大人,无事!」 随弯腰去拾。这才看清书名《洞玄子三十六手》。「天哪!」肖青璿不动声色的捡起书,放到了书柜!而杜尚书则一动不动的呆坐在椅子上。「杜大人,找本宫有何事?杜大人?」肖青璿脸戴微红的问道,想起自己的过往韵事,就是因为这本书才被那几个坏蛋抓住机会,在身体上做了许多对不起林三的事情。「微臣……」杜尚书赶紧起身准备下跪。「杜大人不必拘谨。」肖青璿赶忙上前搀扶!可还是晚了一步。肖青璿穿的袍子前摆偏长,杜尚书又急于谢罪,正好膝盖死死的压住了前摆, 肖青璿本是习武之人,用力搀扶下!只听一声「兹拉」,袍子前襟被撕出一大口子,肖青璿一对熟透的大木瓜变露出了大半,深深的乳沟更是给人无尽的诱惑,杜尚书眼睛发直呆若木鸡的抬头看着。「杜大人……」肖青璿察觉到杜尚书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乳房,脸上泛起阵阵红晕赶紧向后退了一步蹲了下来,杜尚书顺着肖青璿的手臂向上慢慢起身, 就在此时因为又看到肖青璿露出的白白的奶子,因为饱满而挤出的一条深深的乳沟,杜尚书身子一颤又滑到在地,这下可把肖青璿吓坏了,赶紧弯腰两手托起杜尚书的手臂,嘴里说着「没事吧,杜大人?」。肖青璿已经是成熟的美妇人,这时哪里不会知道,杜尚书是因为贪恋她的美色自己故意滑倒的,心中也不禁对自己的魅力感到自豪,想不到连辅佐过先帝, 饱读诗经礼仪,几十岁的杜尚书都抵挡不住诱惑。肖青璿心思百转,这可是收服礼部,一个能够让皇儿真正掌权,让大华权利重新归于中心的机会 啊,虽然自己会有所牺牲,但经过林府的几年,自己也不是第一次了,只要自己心中依然向着林三,让他们的血脉能够千秋万代流传下去, 又要什幺所谓呢?在肖青璿愣神的时候,渐渐缓过神来的杜尚书笑嘻嘻缓解尴尬的说:「没事, 没事,微臣老骨头经摔的很呐!」 「杜大人你流了好多汗啊,真的没事吗?」肖青璿看杜尚书说的轻松,但其实已经满头大汗,连官服都打湿了大半。「啊,没事,微臣只是有点热。」坐在地上的杜尚书一抬头,就可以看见肖青璿胸前露出一半的两个白花花的木瓜奶,刚刚只是惊鸿一瞥,现在却是看见全貌,肖青璿拥有的两个完美曲线的乳房倒挂在胸上,由于肖青璿准备弯腰,被黑色袍子包裹住的半边乳房顶端,尖尖的乳头毫无保留的凸显出来。杜尚书现在一半是热的口干舌燥,一半是内心惊恐,以刚才的情况,万一公主认为冒犯了他,估计下一秒就要被拉出去砍头了。肖青璿弯腰把杜尚书扶起来,心中已经有所计较的肖青璿也没有遮掩,而是更加向前贴近杜尚书,而已经有些分不清楚情况的杜尚书依靠男人的本能有意无意的往肖青璿身上靠,肘部顺势挨着肖青璿的乳房。肖青璿丰满而又性感的身体加上饱满而又柔软的乳房,让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的杜尚书十分陶醉。肖青璿此刻也感觉到杜尚书的肘部紧紧顶着自己的乳房,像是要陷在自己乳房中间一样。但是肖青璿又怕杜尚书看出自己的想法。「杜大人,小心呐,不要又摔倒了!」 说着微微挺起自己的乳房支撑着杜尚书的身体,因为肖青璿乳房饱满而又柔软,杜尚书的手肘完全陷在肖青璿的两团乳肉之中。见杜尚书站起来后,肖青璿便赶紧收手往后退了几步,和杜尚书保持了一些距离,思考下一步应该怎幺做。「杜大人,盛夏时节,大殿和书房的确有点炎热,本宫刚刚准备洗浴,得知杜大人有要事商量,匆忙之下,衣着不得体,勿要在意。」肖青璿说道。「微臣不敢,是微臣的错,微臣不该随意翻看书房的东西。」被吓了一身冷汗加热汗的杜尚书终于松了一口气,从阎王爷身边擦身而过的感觉真好。此时杜尚书才有空观看眼前大华公主的美色,也不禁感叹名不虚传,细腻如仙的脸庞,尊贵的气质,玲珑剔透的雪白皮肤,高挑的身材,自己身高才到公主的脖子,还有那两个露出一半的大乳房,为了对抗天地的力量微微垂下,但乳尖却依然高耸,已及由于天热出汗,散发着清幽的体香。「杜大人说的是这本书吗?」 肖青璿从书柜拿出了《洞玄子三十六手》,打开了几页,里面的讲解肖青璿随便一看就感觉浑身燥热,空旷了好几天的身体慢慢的流出来细微的液体。「如果杜大人感兴趣,这本书杜大人可以拿去细读。」说着肖青璿走过去将书拿给杜尚书。「啊……」看着肖青璿白花花的大奶子又在自己的眼前,杜尚书赶紧摆手拒绝,「公主不必了!」说着将拿到自己前面的书推回去。「尚书大人何必拘礼。」肖青璿当然不肯,顺手又要拿回去,就就怎幺一来二去,原本就挂在木瓜奶上,若隐若现的袍子,也随着二人的推拿,慢慢的向两边滑下。瞬间,雪白的像木瓜的大乳房,雪山顶端两个肿成蚕豆的粉红大樱桃,映入杜尚书的眼前,随着两人的接触,在不断的晃动,霎时间,杜尚书的肉棒挺立了起来。虽然到现在仍然不清楚状况,但纵横官场数十年,阅历丰富的杜尚书却知道眼前的大美人一定发情了,那娇柔的声音,挺立的乳头,难道今天有机会一亲大华公主芳泽?这样想着,杜尚书的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原本推书的手伸向肖青璿皓玉搬的手臂,轻轻抚摸着,人也慢慢贴了上去。「公主体贴微臣,微臣感激涕零。」说着将肖青璿拿着书手臂轻轻拉过来, 一只手慢慢的抚摸着肖青璿的小蛮腰,同时将脸贴近肖青璿的乳房,近看更加完美,就那幺伸出嘴唇,轻轻的吻了一下,那软白的感觉差点让杜尚书一泻千里。「啊!」察觉的自己的乳房被杜尚书舔了一下,身为公主的矜持让肖青璿退后一步,杜尚书也被自己的大胆吓了一跳,果然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拼了砍头的危险也没所谓了。「杜大人,找本宫到底有何事?」肖青璿为了摆脱这样的尴尬境地,双手护着乳房,可惜 那白皙丰满的酥乳又怎能被细柔的胳膊护住,完美的胸部轮廓和若隐若现的粉色乳晕!杜尚书的吞咽着口水,头脑发热的双手揉搓着自己裤裆内的肉棒道:「当然是祭天之事。」边说边向肖青璿走去。「你别过来,站那说就好了。」此时的肖青璿哪还有女侠风范,就如弱女子一般,但原本护住大奶子的双手又放了一下,仿佛是在勾引一般。杜尚书看见肖青璿的举动,哪里还不知道公主这是在暗示什幺。「但微臣害怕公主听不清啊!」杜尚书的双手紧紧的抱着肖青璿的细腰,脸拼命的贴着肖青璿柔软的身子,疯狂的嗅着肖青璿身上的女人香,然后轻轻咬住了肖青璿的乳头,慢慢舔弄着。只见肖青璿粉嫩的小嘴紧闭着,娇羞的脸蛋转向一侧,双手温柔的推着杜尚书,上身微微向后倾斜,「那你还不快说?」肖青璿承受着杜尚书的骚扰道。「公主,祭天的祭品……有点难办?」杜尚书慢慢往下滑,跪在肖青璿身前, 紧紧的抱着肖青璿白皙粉嫩的身子,一双大手不停的抚摸着肖青璿修长的美腿, 老脸不停的蹭着肖青璿完美的小腹。「祭品……什幺……祭……很难办?」肖青璿在杜尚书的抚摸下,再也无法压抑住体内的欲望,这种酥麻、燥热、瘙痒的感觉,折磨的肖青璿快要崩溃了。「活人祭。」杜尚书开始放肆的揉弄着肖青璿美丽的翘臀。「怎……幺……可以活人……祭……没……其他……方法了?」肖青璿闭着眼睛完全沉醉在杜尚书的挑逗下。「有啊……不过……」杜尚书边说边把肖青璿推倒在地上,接着趴在了肖青璿柔软而白皙粉嫩的身子上。「有…嗯…什幺……办法……啊!」肖青璿在杜尚书的抚弄下小声的哼了一下。「就……是春宫祭……必须是皇帝的母亲跟外人交合……我大华开国以来… …只有一次春宫祭。」杜尚书双手慢慢的移到了肖青璿乳房上,双手紧紧的握着肖青璿那一对圆润丰满的酥乳。「嗯……好……就……这个……方法。」此刻的肖青璿已经彻底沦陷了,内心早已被欲望所占领,「杜大人,你可要……好……好……教……下本宫……怎幺……春宫祭。」 「……微臣……肯定全力以赴……好软……好滑啊!」杜尚书在肖青璿的配合下,一手撕开了肖青璿的袍子,肖青璿赤裸的身体就暴露在眼前,忍不住吞了口水道:「好美的身体!好美的奶子!」接着手死死的握着肖青璿的乳房,此刻杜尚书的手中传来肖青璿乳房柔软滑嫩、充满弹性的感觉。「唔……谢谢杜大人的赞美……嗯……大人要……好……好摸摸。」肖青璿脸上泛起一阵红晕,露出既骄傲又羞赧的笑容。「微臣……一定好好品尝。」杜尚书一只手用力地握住肖青璿胸前高高挺立的巨乳,用力地揉、搓,用力的挤,还不时地拨弄早已挺立发硬如小红枣般大的粉红色乳头,另一只手则伸入肖青璿两腿之中,揉捏着粘满淫液膨胀肥美的大阴唇,两根手指插入滑腻不堪肥厚的花瓣。「原来公主的身体早已经准备好了啊!」 「嗯……嗯……」肖青璿的声音从嘴唇宣泄出来,同时杜尚书手指的抽动的更加疯狂。「杜……大人……」肖青璿扭过头去,通红滚烫的脸颊贴地,「嗯……这……本宫……不……」 「怎幺了……微臣绝对尽心尽力……」说着杜尚书起身,快速的脱掉了朝服, 又一把肖青璿抱在了怀里,火热的气息吹在肖青璿的脖颈上,弄得肖青璿浑身一阵发软。「唔……本宫……不要……」肖青璿看着杜尚书胯下巨大的肉棒杀气腾腾的直指自己,「你要干什幺……本宫……不……要……」 杜尚书见肖青璿无力推拒,淫笑着道:「公主,微臣服侍的舒服吗?」 「你无耻,你这个坏蛋……呜呜呜……我……我恨你……」又急又气的肖青璿话都说不完整,竟呜咽起来,被调教后更加敏感的身体性欲高涨,小穴涌出一大股爱液。杜尚书依偎在肖青璿的耳边低声说道:「公主,骗得了你自己的心,骗得了你的身体吗?你的小穴可都湿了呢!」 杜尚书见肖青璿面有豫色,以为肖青璿仍在犹豫,心想这正是乘胜追击的机会,又低声道:「公主,且不说这样是多幺快乐。难道你想活人祭祀嘛?」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啊!不要问我啊……」 「难道公主要眼睁睁的 ……太丢人了……嗯,噢!别再说了……嗯……不行了我!」肖青璿摇头企图清醒一下,用最后的意志来对抗的羞辱,但心底的声音却诉说这完全没有用。「你看你这样子,还不是淫荡吗?」杜尚书大力地揉搓着那团乳肉,低声说着看着自己各处敏感地带均被侵犯,白嫩的身子红潮香汗齐出,小屄不断茎挛, 一阵阵淫水不停外溢。大奶子和胸膛的挤压,阴毛和阴毛的磨檫,阴唇和大肉棒的紧贴磨蹭,这一切都极大地刺激着肖青璿。「这真的是我吗?难道这就是我的本性?原来我也可以这样淫荡?」 肖青璿想起自己在林府的欢淫,原来自己早已经深陷进去了。「看到吗?不用怕,这才是真正的你,一个贪恋快乐的女人。你永远也摆脱不了这种快乐!对吗?」 杜尚书的声音在肖青璿耳边萦绕着,轻柔低沉,靡靡之音,蕴藏强大的诱惑力。肖青璿深知不能相信他的话,自己心中还是有一个深爱的人的,但那些淫词荡语如魔音一般进入耳朵,而后盘踞在心灵深处内生根发芽,再也驱逐不去。只见肖青璿的动作越来越主动,越来越放得开,越来越激烈。纤腰不停地上下挺动起来,开始像做爱一样用自己的大阴唇一边抵住肉棒,一边使劲上下套动。肖青璿那诱人的巨乳像皮球一样不安地上下起伏跳动,随着头部的摇摆一头长发左右飘动。一时间整个书房里只剩下从肖青璿那极为湿滑的阴部传来的「滋滋… …」的磨擦声。这样磨了好一阵子,肖青璿再也受不了了,内心很想让杜大人操自己,可是理智又告诉自己不能这样,至少不能主动吧,这样子就太丢脸了。「嗯……啊……就这样吧,噢……给我……我要更多!」淫荡的意识已主宰肖青璿的身心。于是肖青璿更加疯狂得用自己的阴唇磨擦杜尚书的大肉棒。肖青璿双手撑住杜尚书的肩膀微微用力,将上半身靠近杜尚书的身体并让自己的大屁股向上抬起起了十多公分。这样一来自己的阴部正好压在杜尚书的大龟头上面,大龟头正好对准了自己的小屄。这样的突如其来的快感顿时让肖青璿感觉全身如遭电击,下体的淫水好像决了口的洪水一样流了出来。「杜……大人……来!」 肖青璿让杜尚书平躺在地上,双手撑在杜尚书的胸口上,分开双腿,抬起屁股,像青蛙一样蹲在杜尚书的大肉棒上,肥厚湿滑的大阴唇像小孩吃奶的嘴一样紧紧地吸住杜尚书的半个龟头。「啊……好舒服……」在肖青璿的叫声中,一大股浓热的爱液透过小屄直喷到杜尚书的大龟头上,并顺着大龟头、大肉棒流到他的大腿上、地上。肖青璿无力趴在在杜尚书的身上,高潮过后布满红晕的脸蛋靠在杜尚书肩上, 依然恋恋不舍的回味着刚才的快感。高潮过后的肖青璿没有一点力气,全身酸软地趴在杜尚书身上休息,由于高潮后的肖青璿软趴了下来,导致杜尚书剩下的半个大龟头也插了进去。这时肖青璿身下的杜尚书突然出于身体的本能向上一顶,只听「扑哧」一声, 整根大肉棒狠狠地插进肖青璿的身体。「嗯……啊……很……很舒服!」 「我好象飞起来了……」 「给……给我……噢……杜大人用力!」 肖青璿开始不顾廉耻地向杜尚书求欢了,杜尚书听见在主动求欢就更兴奋了, 像个马达似得加速抽动。「公主,你好会叫床哦……真像个小淫妇啊……」杜尚书故意刺激道。「我就是……小荡妇……喜欢被肏……来肏我吧……」 杜尚书没有想到肖青璿连「肏」这个字都会说了,「你这样大声浪叫……不怕给别人听见吗?」杜尚书故意逗弄她。「啊……宫里的人……没人敢听到……嗯啊……」肖青璿淫荡的呻吟起来, 「杜大人……快用力干我……啊……你好厉害……快要干死我了啊……哦……」 「啊……」肖青璿的大叫一声,整个身体一下子绷紧并不断颤动。杜尚书一下比一下狠地向上顶着。「哼!你个小淫妇……我操死你个勾引男人的骚逼……」 「啊……我就是骚逼……我就要勾引男人……快……用力操我……」 第一次干美丽高贵公主的杜尚书,此时再也无法忍耐肖青璿美屄的挤压和吸夹,在一声大吼之后从龟眼喷射出了热滚滚的精液,十几股浓浓的精液疯狂的浇灌进肖青璿干渴的小屄深处。杜尚书的射精异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