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辅导员张导】3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45   


      张导乃我密友,这花心大萝卜艳遇层出不穷,身边美女无数,也许是为了炫
    耀,成天喜欢跟我聊他这些破事儿。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本狼在文学网站发文
    已有些时日,一直在搜集素材,他倒自己撞上来了。
      把密友隐私写成文章,还要发表?这想法曾吓我一跳。但我心里很是不平,
    他相貌平平,走在街上你绝不会多看他一眼那种,偏偏特惹女人喜欢。而我呢?
    大学全年级公认第一帅哥,才华横溢、气度不凡,在校园里回头率之高是出了名
    的。看多了才子佳人之类言情小说,满心憧憬着浪漫爱情的降临,谁知……晕!
    直到毕业,别说美女,就连喜欢我的丑女都欠奉!
      天!怎么这么不公平……丑汉众女追、帅哥没人要?不过仔细想想,我们国
    家似乎不欢迎帅哥,本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然而无论国家媒体、电影还是电视
    剧,大肆吹捧的都是丑男。
      久而久之,竟形成了一种帅哥都是坏蛋,丑汉个个善良的片面形象,大肆鼓
    励美女追丑汉。国产顶级男星数来数去都是丑星,请问哪个是帅哥?真是奇哉怪
    也!就拿我邻家女孩来说,别人给她介绍的帅哥死活不要,最后非要和一个其貌
    不扬的小伙恋爱,晕哦……所以中国的帅哥们啊,请抛弃幻想,来色城尽情享乐
    吧!
      我一气之下,决定把这小子的破事儿曝光了!我想,事情虽是真的,可名字
    由得我乱取,又不写明单位,谁知他是谁?也没经他同意,我咬咬牙,写完发表
    吧!即将点击发送按钮时,我晕……不对啊,这可是色文吔!怎能发到文学网站
    上?嫌死得不够快么?
      那网站也非不能谈恋爱,只要不太露骨,亲一亲、摸一摸是可以的,那我就
    删掉色情的段落,「唰唰」弄完,我傻眼了……仅剩一千字,怎么发呀?可想而
    知,那家伙除了配种,还干了些啥?
      好在还有色城嘛,于是乎,就把他扔到色城上示众,也算稍解我心头之恨!
         ***    ***    ***    ***
      言归正传,且说张导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从小是婶婶王静奶大的。她生怕
    张导一个人在外被骚女人带坏,便从老家赶来跟他同住。
      李玉贞怀孕之后,不得不和张导禁绝了性事。很快暑假到了,见张导呆在屋
    里无聊,婶婶王静建议到大连海滨旅游。到大连入住宾馆,王静为了省钱,只要
    了一个标间,弄得宾馆服务员有些弄不清二人的关系。
      下午到海滩上游泳,张导在更衣室换好泳裤,出来不见婶婶身影,便站在外
    面等她。
      大约几分钟之后,有人在自己肩上拍了一下,他回头一看,正是婶婶,不由
    得埋怨道:「婶婶换个泳衣咋这么长时间,我都等了好一会儿啦!」
      王静道:「这身泳衣不太合身,我弄了半天都没弄好。」
      这身两截式泳衣是李玉贞留在他这儿的,这次旅游带出来,让婶婶暂时穿一
    下,免得新买一件。他心道:「这件泳衣并不算很暴露啊?不知婶婶感觉有啥不
    合适?」
      抬头看去,见婶婶皮肤很白,吊带式粉红色泳衣上截开胸较低,将高耸酥胸
    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泳衣下面带有一圈几乎垂到腰际的裙边,将腹部及背部雪
    白肌肤遮得还算严实。至于下截的三角裤,他却没看见,因为婶婶腰际系着一条
    浴巾,将臀部和白玉般大腿遮住。
      张导不解地道:「我没觉得有啥不合适呀?」
      王静道:「婶婶胸脯大,穿着它,胸部被箍得有些难受……」
      张导又看了看,点头道:「是有点,不过还能将就。马上就要下水,婶婶还
    系着浴巾干嘛?」
      王静显得有些难为情,凑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裤裆不够宽,两边都露出好
    多毛,我怎么敢就这样穿出来?」
      张导印象中,这条泳裤裤裆并不算窄,听婶婶这样说,问道:「那咋办?」
      王静指了指沙滩东头边缘,说道:「那边没人,咱俩到那边下水去。」
      到了地头,见附近无人,王静这才解开浴巾。张导低头看去,果然见婶婶已
    略微隆起的小腹部之下、泳裤前裆两侧,钻出两排长长的阴毛,由小腹部下端一
    直延绵到胯间……
      在小腹下雪白的肌肤,和粉红色泳裤所遮住的三角地带之间,那两丛黑亮的
    阴毛显得特别醒目而耀眼!他心中暗自称奇:「玉贞的阴毛也算浓密,也不至于
    露出来啊?」下体不由得便有了些反应,怕被婶婶发现,忙转过身去。
      王静只顾着低头整理三角裤,希望将泳裤前裆向两侧扯得宽一些,尽量多遮
    住一些部位,免得露出那么多阴毛,却并未发觉张导的异状。弄了半天,效果始
    终不尽如人意,也便罢了,只好拉着侄儿的手走向海边,一边走一边笑道:「今
    天天气不错,咱俩先下水泡泡,然后上来晒晒太阳……」
      走出十几步之后,发觉侄儿始终侧身背对自己,走路姿势很别扭,不由得转
    头嗔道:「你今儿走路咋这么的别扭?」手上用力拉了他一下,让他面向自己这
    边,话音刚落,便瞥见他下体严重不对劲儿!
      她低头仔细看去,但见屌儿已充分勃起,被别在裤裆之中,龟头向上、棒身
    贴伏在小腹部,其威武的轮廓清晰可见。
      王静心中惊呼道:「天啊……没想到导儿的鸡鸡竟这么长这么大!可是他大
    伯……唉!我辛辛苦苦将他养大,却是属于别的女人……」想着想着,但觉下面
    一阵湿热,浸湿的裤裆紧贴住阴户,玉门处痒痒地、涨涨地……
      张导见婶婶直盯盯地看着自己那羞人的下体,忙不迭地快走几步,想早些下
    水。自李玉贞怀孕之后,他憋了好长时间,此刻受到一些刺激便情不自禁地有了
    反应,可对方是自己的婶婶啊!被她发现自己的窘态,令他有些无地自容,更是
    大感羞愧!
      张导从小喜欢游泳,每年夏天一来,中午都要和小伙伴跑到村东头小河里游
    泳,古铜色的皮肤,倒三角形的体型显得异常健美。
      看着侄儿充满力量的健美背影,王静心中有些感慨道:「一晃这么些年,导
    儿眼看着从一个小小的男孩,转眼就长成了一个健壮大男人。我辛辛苦苦把他养
    大,本指望他讨上一个好媳妇,享受一下天伦之乐,没曾想却偏偏和年纪比我小
    不了几岁的李老师打得火热。那李老师真是骚啊,每次和导儿在屋里都叫得那么
    大声,听得我真是难熬啊……这不是成心难为我么……」
      下了水之后,王静站在齐胸深的海水里,看着侄儿一直向外游到防护网才停
    下,在他的身后海天一色,他的身影显得如此渺小,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孩提时
    代。
      见他向自己远远地招了招手,王静也高举右臂做出一个V形手势,高喊道:
    「导儿小心点,当心抽筋,快游回来吧!」
      张导休息了一会儿,又花了五六分钟才游回婶婶身边。王静迎上前去,张开
    双臂揽住侄儿的双肩,兴奋地道:「我的导儿好棒哦!一口气能游这么远!唉!
    可惜婶婶不会游泳,要不就可以跟你一起游了。」
      张导笑道:「游泳其实很简单。海水浮力大,只要您不要紧张,躺在水面上
    也不会沉下去。来,婶婶试着把身子向后躺,我用手托住您。」说完将右手放在
    婶婶的后颈下方,左手放在她的后腰。
      仰躺在海面上,初时王静还一惊一咋地有些害怕,渐渐地感觉侄儿双手把自
    己身子托得很稳,看着蓝天白云,身子在海水中载浮载沉的感觉还真不错!她不
    时用双手拍打海面,溅起朵朵水花,「叽叽喳喳」地快乐得象个小女孩!
      见婶婶玩得这么开心,和她平时郁郁寡欢的神情判若两人,张导感觉这次旅
    游真是来对了,心想:「她名义上是我婶婶,其实跟我母亲有何差别?我一定得
    努力工作,多挣点钱,到时把大伯也一块儿接过来,好好孝敬两位老人家……」
      他在水中缓缓的走动,让婶婶体验在水中游动的感觉,同时教她双手如何划
    水,双脚又该如何配合着双手来踢水。
      王静悟性很好,很快便掌握了仰泳的入门要领,双手划动、双脚踢水,渐渐
    不用侄儿双手带着,也能自行向前游动。张导感觉双手上的重量渐渐减轻不少,
    也试着往下稍稍松松手,见婶婶的身子并不见怎么下沉,也替她感到高兴。他甚
    至在婶婶游得兴起之时,偶尔将双手完全拿开,只是在她发觉之前又赶紧重新托
    住。
      王静游得高兴,不辨方向,渐渐地向外游去。张导的脚已踩不到底,便踩水
    跟在她身边。游着游着,王静感觉累了,便抬头挺身,想站起来休息一会儿,却
    发现双脚踩不到底,侄儿也不知何时把手收回去了!
      她心中一慌,「咕噜」一下闷入水中,喝了一大口又咸又涩的海水!顿时惊
    慌失措,双手双脚如八爪鱼般紧紧抱住侄儿肩头,惶急地叫道:「导儿救我。」
      张导的身子冷不防被婶婶缠住,也不由得往下一沉,双臂被死死钳住无法动
    弹,还好小腿能动,他赶紧踩水上浮。
      两人的头浮出水面。
      张导还好,王静却猛地一个哈欠,嘴巴鼻子都在向外喷水,大概喝了个饱,
    一脸惊慌失措之色,对侄儿直叫唤:「导儿快游边儿上去!噗嗤……」又喷出一
    大口海水,全都喷在张导脸上。
      张导水性很好,一路踩水游向海滩,原本也仅仅游出十来步,很快便又脚踏
    实地。王静惊魂不定,仍死死地缠住他不肯松手。
      张导笑道:「婶婶别怕,我们已……」话只说出半句,他的脸一下子红到了
    耳根!
      原来他突然发觉,婶婶此刻整个身子挂在了自己胸前,面对面地紧紧抱住自
    己,婶婶的脸紧贴着自己的脖子,双腿紧紧地盘在自己腰上,胯间紧紧地压在自
    己的命根子上!
      天啊……婶婶那下面好柔软好鼓涨哦!就象一只大馒头,大腿根部传来阵阵
    毛茸茸的摩擦感,他知道,那是从婶婶泳裤前裆两侧漏出的两大丛阴毛。随着身
    子的移动,那只大馒头摩擦着自己的命根子,他已能清晰感觉到馒头中间那条长
    长的肉缝……
      好不容易才软下去的阳具,腾地一下迅速勃起,由裤裆右侧弹了出来,无巧
    不巧地顶在那条肉缝之间!
      这一下,连惊魂未定的王静也察觉到了他的异状!她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
    却又怕喝水不敢松手,傻傻地看着他问道:「导儿,你下面怎么……怎么这。」
      张导简直无地自容到了极点!眼睛躲闪着婶婶的目光,支吾说道:「婶婶,
    我……我不是有意的,真的……」他现在只想尽快和婶婶的身子分开,可却未能
    成功,或许,他也有些贪恋那种本能的快感,以至并未使出太大的力道吧?
      王静已然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自己一手带大、自己心爱的大男孩那一脸羞
    态,竟感觉是如此可爱,不禁柔声道:「这个不怪你,婶婶刚才是吓坏了,把你
    抱得这么紧。我虽是你婶婶,也是一个成熟女人,你一个大男人,有生理反应很
    正常,不必太过自责。」
      张导一怔,愣愣地看着婶婶,但是见她双颊潮红,一双大眼睛似要滴出水儿
    来,也在怔怔地看着自己,迷离眼波中,有种令自己心跳加快的东西。和李玉贞
    缠绵时,他也曾见过同样的眼波……
      时间似乎凝固,也不知脉脉对视了多长时间,忽然,他感觉婶婶的腰肢扭动
    了两下,肉缝和棒头相互摩擦,所带来的冲击……
      他脑际轰然一声,双眼变得血红,脑子里似乎一片空白,小腹下憋着一大团
    火焰一般,发泄的欲望是如此强烈!
      他低吼一声,忍不住伸手下去,拨开婶婶泳裤裤裆,拨动棒头对正那销魂的
    所在,不顾一切地顶了进去!
      「嗷……」
      「嗷……」
      两人几乎同时发出一阵野兽般的嚎叫!
      张导但觉得阳具被暖烘烘、滑腻腻的娇嫩柔软所包围,初进去时尚显宽松滑
    腻,然而很快便被夹得紧紧,里面似乎还有无数条嫩肉在不停地蠕动、不停地缠
    绕!
      他忍不住捧住婶婶凸翘的肥臀,猛烈地抽插起来……
      王静但觉自己已有几年未曾动用过的膣道,此刻已被一条长长的火龙给涨得
    满满!一种久违的、或者说从未有过的充实感涌上心头,下体内那种酥麻酸痒的
    感觉,是如此强烈,强烈到她也顾不上害羞,顾不上眼前男子跟自己的儿子没有
    两样,也顾不上两人之间的年龄相差如此悬殊!
      她唯一顾忌的,是看看附近有没有人?还好,六七十米之内没人,但她总感
    觉那边有人随时注意着这边的动静,尤其是……尤其是那个救生员,似乎一直就
    在盯着自己……
      她只好苦苦忍受着下体内那难熬的剧烈快感,急促地喘息呻吟着,却不敢叫
    出声,她的双眸渐渐闭上,樱唇微微上翘,感觉导儿竟不顾一切地吻了上来,是
    如此的有力,又是如此的销魂!
      「天啊……一个年轻的小伙儿和一个中年妇女竟当众接吻!被别人看见怎么
    办?可是……可是,感觉太美了!这个小坏蛋,怎么顶得这么有力、顶得那么的
    深!噢……简直像要顶到我心尖儿上去啦!难怪李玉贞会叫得那么大声……哦,
    头好晕!下面好涨啊!」王静意识渐渐模糊起来,似已顾不上周遭的一切。
      冲刺了两百多下之后,张导但觉一杆到底时,与棒头碰撞的那个硬硬的半圆
    物儿,渐渐张开了一条缝隙,他牢牢地按住婶婶臀部,下身用尽力气向里一顶,
    哦!棒头似乎卡进一个陌生的所在,里面更热更软更娇嫩!
      他不愿将棒头抽离那个销魂的所在,只是死死地顶在里面,反复地、锲而不
    舍地研磨着……
      已记不清研磨了多少下,总之是磨得越来越重,快感在下体内积聚的速度越
    来越快,将那团热流搅动得愈发躁动不安,四处寻找着发泄的出口……
      突然,只听婶婶「呕呕呕」一阵低吼,将自己搂紧得快喘不过气来!棒头死
    死顶住的所在痉挛了一下……又是两下,随之便猛烈地、有节律地痉挛抽搐了起
    来,伴随着婶婶的嚎叫,一股接一股汹涌热流浇上棒头,冲刷着已大大张开、无
    比敏感的马眼……
      他用尽浑身力气搂紧婶婶臀部,下体再次往里一送!
      此刻脑中尚一片空白的王静被如此粗鲁的动作唤醒,忙惊呼道:「导儿,千
    万不能射在里面,婶婶正在排卵期!快扯出来……噢!噢!」
      可一切都来不及了,张导但闻马眼传来一阵「吱吱」之声,棒头随之剧烈跳
    动起来,喷射出大股大股浓精,将上亿条种子尽数射入婶婶子宫之中!
      从此,他的婶婶兼乳母,成为了他的女人。相互的需要,使得二人每晚都睡
    在一起,和夫妻一般。
      虽然从那之后,张导变得小心许多,在婶婶危险期都要戴套,可一个多月之
    后,王静还是惊恐地发现,自己怀孕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