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大学女友的28天剧变 第二十五日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44   


    因为大家都各自占据了可以睡觉的地方,我只能在客厅里找了一块地毯睡了,也没有被子。

    我夜里偷偷起来想看看小媛和费青,结果发现他们的屋子门口都有人守着,而且门都紧锁,根本没什么可能。

    我偷偷给费青发了一条信息:“你怎么样?没事吧?”

    她果然回了:“没事,输了点液就回来了。”

    “睡吧,累了吧?”

    “睡不着,下面有点疼。”

    可怜的小姑娘。

    她那么娇小,怎么受得了这样的蹂躏?我一阵心酸,但是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能发了三个字:“对不起。”

    过了一会儿,她才回到:“不说了,跟我一个屋的人醒了。”

    地板上颇有一点凉,我辗转反侧半天睡不着,脑子里各种乱想。

    但是最后还是不知道怎么着了。

    中午是被一个人踢醒的。

    我一睁眼,正好看到他的脚尖:“醒醒,干活了。”

    我忙站起来,揉揉眼睛:“干什么活?哥您吩咐。”

    他指着门:“去,去给大家买点吃喝的。”

    我愣了一下:“额……要多少?”

    “你不会数么?”

    “会,会。”

    我心里数着,怎么也得买够十份饭吧。

    如果要是买少了,肯定要挨揍。

    我看对方没有给钱的意思,只好自己出去了。

    “哎,等等。那个谁,田鹏,你跟着他。”

    “啊?我没睡好呢。”

    “操……行吧,你自己去吧。我告诉你,半小时回不来我就告诉于哥说你跑了。”

    “半小时?”

    我有些无奈,不过也没什么好办法。

    半小时够干什么的……我小跑出去,想着昨天路过有饭馆的地方,一通跑。

    但是走到了,就已经过了十分钟了。

    我让饭馆老板给做了一些菜,然后要了米饭等主食,又买了一些水。

    进到小超市的时候,我突然灵机一动,将小超市里的一个饼干盒打开,偷偷把昨天捡到的药藏在了里面。

    然后又拿笔在上面做了一个标记。

    出门就给老刘发了信息“昌平茉莉花园南阳光超市食品三层好丽友xxx”。

    以老刘的意识,应该不会漏了这个吧。

    我又加了一条“帮我查查是什么,可以加钱”。

    买的饭和水,实在太沉,我赶回去还是超时了。

    那几个流氓就借故又踢了我几脚,不过还是拿着饭去吃了。

    我看见他们都聚到一个卧室里,便也凑了过去。

    于廖看见我了,笑着招招手:“来来来,刘锋,来看看你的妞。”

    我愣了一下,他居然主动炫耀。

    我便走过去,看见他们对着一个电脑屏幕,像是监控的样子。

    里面是小媛躺在一张床上,正扭来扭去。

    她手被绑在床头,但腿是自由的。

    她似乎是睡前洗了澡,但是因为睡了一觉头发还是乱乱的。

    身上套了一件连体丝袜——这肯定又是姓于的恶趣味。

    我注意到床头有一个硕大的假阳具。

    估计,是故意放在那里的。

    小媛此刻似乎正被情欲折磨着,满脸的急躁,下体隐隐约约有水光。

    于廖狞笑着:“呵呵,怎么样,赌一把?我赌五百块,这妞能把这个阳具塞进去。”

    “不可能,根本够不到。”

    “你就说敢不敢赌吧。”

    王胖子砸吧砸吧嘴,似乎刚吃完东西:“我赌。”

    “来来来,掏钱。”

    于廖掏出五百块拍在桌子上。

    有了人带头,一堆人跟着下注了。

    大家像是看一出真人秀一样,围在电脑前看小媛演的活剧。

    音频里传来她的声音:“有人在么?!放开我啊!”

    她夹着大腿,两条腿交错扭动着,努力在摩擦自己的阴唇,却只能越来越饥渴。

    她也注意到了旁边的假阳具,但是手被绑在床头,根本不能动。

    她便将身体蜷缩起来,试图用脚去够,但是明显够不到。

    王胖子不知道嘴里是有什么菜叶子之类的东西,用指甲在抠:“这根本不可能……”

    “我看好小媛,她那么多高难度动作都做得出来。”

    这句话不知怎么就戳中了大家的笑点,一堆人淫笑起来。

    小媛的视线一直在那个假阳具上。

    不一会儿又传来她的声音:“谁来帮帮我!哥哥……哥哥们进来一下嘛……小媛……小媛想要……”

    “哈哈。”

    于廖鼓起掌来,不知道是为小媛鼓掌,还是为自己的主意鼓掌。

    小媛见没有人管她,便再一次尝试起来。

    她努力扭动身体,绷直双腿,用一个跳水似的动作蜷曲起来,脚尖努力去够那个假阳具。

    她这样尝试了三次,每次都让屏幕前的一堆人屏息凝神,像小孩一样紧张。

    第三次,居然真的让她夹住了那个阳具。

    就这样,小媛把阳具夹到自己身下,然后又蹭了许久,让阳具没入了自己的阴道!于廖大呼过瘾,开始把个人的钱拢到怀里:“哈哈,愿赌服输。不过哥不会白赚你们的,今天接着插穴玩。晚上给你们吃点好的。”

    我低声说:“各位哥,饭来了。”

    “先吃饭先吃饭!吃饱了才有精神干炮啊,哈哈。”

    屏幕上,小媛的身体在床上扭动着,像一条青蛇,身姿无比妖娆。

    她那饥渴的样子,肯定会激起这些禽兽的一轮精神饱满的肆虐。

    大家吃饱喝足,我负责收拾垃圾。

    我将垃圾倒到外面,趁机看了看手机。

    老刘回了一句:“已拿到。”

    我放心了。

    老刘办事果然靠谱。

    回去以后,大家已各自聚集到两个屋子里,围着小媛和费青开干了。

    小媛屋子里有四个人,包括于廖在内,正一人占了小媛的一个洞口,一起抽插。

    而小媛小手还握着其中一人的鸡巴,努力套动。

    于廖扶着小媛的头,被舔舐得正爽,看见我来了,一脸淫笑,让小媛吐出鸡巴:“怎么样啊,小媛,爽不爽?”

    “嗯……又问人家。”

    小媛说完,便又要含于廖的龟头。

    王胖子在后面正攻击小媛的菊穴:“小妮子今天精神不错啊,昨天被干成那样,今天像是没事一样。”

    “哪里有没事……小穴还好疼……尿尿的时候都疼。你们一点都不心疼人家……”

    “谁说我们不心疼你,不心疼你就扔你在这儿玩假鸡巴了,哈哈。”

    “太讨厌了……昨天到底……唔……给小媛用的什么药……啊啊啊……搞得人家……好想……啊啊……啊……啊……”

    “好想要是吧?”

    于廖拍拍小媛的头,让她接着含住自己的鸡巴,“你放心,是好东西,都是为了让你更幸福啊。”

    他又看了我一眼,问小媛说:“小媛啊,让你男朋友也爽一下好不好?”

    她吐出鸡巴,忽然怨恨地说道:“不行!让猪操、让狗操,也不让他操!”

    “好,有志气!”

    于廖拍拍她的头,然后对我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我自讨没趣,也不想看,转身离开了。

    坐在门口,点了一支烟,望着天空,急切得等着老刘的消息。

    快一点啊。

    再快一点。

    在这里等着,也是一件很烦的事情。

    但是老刘很贴心,给我回了信息“标本已送,收费五千”。

    我送了一口气,这么快送过来,应该能出结果吧。

    回了一句:“钱不是问题。”

    这时候,王胖子跑出来,似乎是干完一炮了,边提着裤子边说:“那个谁,于哥让你接个电话。”

    我愣了一下,电话?回去才知道,是小媛的电话。

    小媛已经不知道高潮了几回,说话已经支支吾吾不清楚了。

    攻击她的仍是三人体位,不过完全换了三个人。

    姿势更是没见过,小媛被压弯在床面上,下体朝上,两个人分别蹲在,向里面插入。

    而另外一个人,则骑在小媛的头顶,屁股一蹲一蹲往嘴里插。

    于廖在旁边,拿了一个dv在摄像,看我进来了还问:“看看,这个体位是不是高难度?”

    那几个人累得够呛,把小媛干到两次高潮以后就换了体位。

    小媛软瘫在床上,胸口已经铺满了精液:“这样……小媛的腰……疼疼……”

    “怎么不疼啊?”

    “让小媛,小媛坐着……”

    “好,”

    一个男人躺下来,让小媛坐上去,“来,你先坐上来。”

    小媛扶着床头,颤颤巍巍坐上去,然后身体一沉就坐到了底。

    顿时就是一阵新高潮。

    趁她伏在那人胸口喘息的瞬间,小嘴和菊穴很快就被占据。

    于廖指着手机:“她爸妈一直在打电话,你给他们回一个,我们打他们估计会不相信,老缠着就麻烦了。”

    我拿起手机,往出走。

    于廖喊王胖子说:“胖子,你去盯着他,他要是乱说话你就告诉我。”

    胖子有点不情愿:“哥,别老让我去。”

    “哎呀,你快去吧,回头让你独享行不行,我的少爷。”

    胖子这才站起来,跟着我出去。

    我看电话是小媛父亲打来的,就打了回去。

    我是有点害怕她父亲的。

    那是个特别严厉的人。

    刚谈恋爱那会儿,小媛有时候会让我去她家里。

    如果是她妈妈回来,她就无所谓,还会让我帮忙干活。

    但如果她爸爸回来,就会让我躲在床下面。

    她爸爸身高不高,但是不怒自威。

    似乎是个非常容易生气的人。

    小媛是很崇拜他的,说他很有才华,只是怀才不遇。

    但是她也确实很害怕他,据说小时候还经常被打。

    所以我对他并没有好印象。

    我觉得作为一个父亲,得多么心狠才能对女儿下重手啊——他就下过,曾经用锅勺打小媛的头。

    我拨通了电话,响了几声,对面总算接通了。

    他父亲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严厉:“喂,小媛啊。”

    我忙回答:“叔叔,是我,我刘锋。”

    “小媛呢?”

    他似乎不太满意。

    “小媛现在有点忙,不方便接电话。”

    “哦,她好几天没打电话了,她妈妈有点担心。没事吧。”

    “没事,她没事。”

    我镇定地撒着谎。

    她父母不清楚什么情况,如果让他们知道小媛现在这个情况,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而且,王胖子就在我背后呢。

    “没事就好。哦,让她不忙了给她妈妈打个电话。”

    “哎,知道了。”

    他正要挂,忽然又想起了啥:“你们是在北京对吧?”

    “是,在北京。”

    “我跟你说你不要碰她啊。”

    我愣了一下,这种事情……我只好说“叔叔放心,我不敢。”

    “哎,反正你们也不容易。她出国以后,尽量多联系。我还挺看好你的,小伙子。”

    出国?!我再一次震惊了。

    出什么国?但是我不明就里,不好细问,而且王胖子在身后,我不希望他听见任何重要信息。

    便说:“谢谢叔叔。”

    “哦,好。挂了啊。”

    滴滴滴。

    电话里响起的滴滴滴声,如同打在我头顶的一颗颗石子。

    出国?怎么回事。

    小媛要出国?她怎么从来没有和我说起过。

    她要什么时候走?怎么出?我拿着电话,看王胖子没在意,偷偷翻了一下她的短信。

    里面看见有她和室友季瑞瑞的短信。

    季瑞瑞算是她比较信任的朋友了,可能比较重要。

    我点开一看,果然是条有价值的消息。

    小媛发道:“瑞瑞,帮我把我床头那个箱子打包一下,回头我定了地址给我寄过来。谢谢。”

    季瑞瑞回的是“已经打包好了,寄到哪里?”

    日期是三天前。

    我还想翻看,但是王胖子已经不耐烦了:“打完了没有,打完了回去,老子还要操你的妞呢。”

    我忙点点头,把手机还给了他。

    王胖子忙不迭地回去了。

    我赶紧拿出手机,把刚刚默念下来的季瑞瑞的手机号写在发件人的栏里,然后发了一条短信给她:“瑞瑞,我是小媛男朋友,麻烦你给我打个电话。”

    过了一会儿,电话打过来了,我先开声表明身份:“喂,瑞瑞啊,我是刘锋。”

    “哦,小媛怎么了?老不回我短信。”

    “哎,别提了。她生病了,一到北京就生病了。”

    “啊?生什么病了,她会不会上不了飞机啊?”

    “应该不至于,就是现在还发烧,这会儿正睡觉呢。”

    “哎呀,她真是不注意,别耽误了出国的事情啊。”

    “对了,你把她那个箱子寄过来吧。”

    “好啊,地址告诉我。”

    我把老刘的地址告诉了她,让她用最快的快递寄。

    “我给你打钱,你把银行卡告诉我。”

    “哎呀,不用了。我们同学好几年,不用这么客气。话说我真的好羡慕她哦,可以交换出国,真的一般我们专业都竞争不上的。”

    是的。

    小媛她学得是汉语言专业的,虽然学了法语,但是她也说过交换生根本轮不到她。

    怎么突然就出国了呢?但是我不好多问。

    只是随便附和了两句。

    我坐在地上,觉得脑子很乱。

    这两天的信息其实很多,让我喘不过气来。

    尤其是出国这件事情——小媛现在这个样子,又怎么能出国呢?可是她好像根本也没有在乎这件事,提都没提过。

    没办法,只能等着那个箱子寄过来,看里面有什么信息没有。

    我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建筑,想着这会儿没人盯我,要不要偷跑一会儿,去找老刘问问。

    但是想来,他没有找我,应该也没有什么进展。

    我去了徒增怀疑,还不如不动。

    耐心点,耐心点,我反复对自己说。

    不能让对方起疑。

    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走回屋子。

    我到了小媛那个屋子的门口,却发现他们已经不在那儿了。

    我转了一下,却先到了费青的屋子。

    里面,一个纹身男正压着费青狂插。

    费青也是十分忘情,竟然催促着:“再快点……快点……到了……宝贝到了……啊啊……”

    她小腿紧紧夹在纹身男腰间,头仰到床沿下,不住颤抖着。

    纹身男停了下来,在她脸上拍了拍:“挺卖力啊,小妮子,还知道自己顶。

    是不是嫉妒那个妞有一堆人围着啊?”

    “没有……没有……就是……啊……单纯想要而已。”

    “还来不来。”

    “恩……”

    纹身男让费青扶着床头趴着,从后位再次插入。

    他这次插得是菊花!我愣了一下——不过想想也是,这一晚上,肯定已经开发过了。

    “啊……疼……”

    纹身男吐了点唾沫:“刚开苞嘛,可能是有点疼。你得向小媛学学,据说她跟王胖子打炮第二天菊花就更抗操了。”

    “不要……不要和她比……”

    “好好,你好好服侍老子,老子好好喂饱你。”

    纹身男开始抽插,滋遛滋遛的声音响起,而费青也似疼痛似享受地淫叫起来。

    费青……会不会变成小媛那个样子呢?我这样想着。

    现在,费青还没有沦落到主动找鸡巴操得地步,但是也有些饥渴。

    想想那些甜蜜的笑容将远去,替代它的是不尽啪啪啪的肉体交合声。

    我忽然觉得……生命这样也很可怕。

    那得多么单调啊,只剩下情欲的世界。

    和——只剩下情欲的人生。

    我努力在楼道里辨认小媛的叫声,然后循声走去。

    原来他们正在厕所里干着。

    小媛坐在马桶上,双腿被尽量分开,一个男人迎面插着。

    两个男人一边掰着小媛的双腿,一边用她的丝袜脚在搓弄自己的阳具。

    于廖抽烟坐在浴缸上,问小媛:“小媛你看你像不像一个厕所?恩?被大家当公厕一样,往里面射精?”

    “像……像……哥哥说小媛……啊啊啊……像……就是像嘛……啊啊……腿……腿疼……啊啊啊……插到……好像……插到里面了……啊——”

    小媛手抓紧抽插她男人的肩膀,高潮起来。

    两条被抓住的腿抖动着,倒像是那两个男人在挠她一样。

    于廖笑着说:“小媛是不是母狗?说。”

    小媛从高潮里渐渐醒来,眼神迷离:“是……啊……小媛是母狗……小媛是……小母狗……”

    “说,从昨天到今天,高潮了多少回?”

    “无数……无数回……啊啊啊……插……插在子宫里……啊……了啊……”

    插她的男人回头说道:“我操……真插进去了……好紧……老子要射了……”

    “别射啊,坚持坚持,你干松了我们后面的人好接着插子宫啊。”

    王胖子又像老师一样指点起来。

    他这样指点了多次了,老说小媛就是他调教出来的。

    小媛这会儿说不出话来了,整个人都被压在马桶上,好像要陷在马桶里一样。

    干她的那个男人让两边把腿放开,把她两腿架在肩膀上,使劲往下压,似乎想试探子宫里到底多深一样。

    过了一会儿,他长吁两声,射精了。

    王胖子赶紧接上插。

    他把小媛放在洗手间的地板上,从后尽量插入,扶着她的臀部找寻刚才干开的子宫口。

    他确实是个中能手,很快又干了进去。

    他念叨着:“我操,真爽。我告诉你们……啊啊……夹着老子了……干到子宫里是最他妈爽的。”

    他说着拍着小媛的屁股,让她像狗一样爬。

    小媛呜呜嗯嗯地叫着,有气无力地向前挪。

    王胖子便又骂起来:“你们帮忙把她架起来,咱们换个地方啊,这儿干不方便摆姿势啊。”

    小媛身上的连身丝袜已经破破烂烂了,现在身上洒着或稀薄或粘稠精液的样子,真是会让人想起“肉便器”

    这个词。

    几个人架着小媛,王胖子一边插一边顶着小媛向前移动。

    他们到了隔壁卧室,到床上接着干。

    几个人被“插进子宫”

    这个概念诱惑着,方才疲软的阳具也硬了起来,轮流插入小媛小嘴和肛门的同时,也争先恐后地要求尝试子宫。

    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几个人终于没了再干下去的能力。

    他们每个人都成功地在小媛子宫里射了精。

    王胖子大有成就感地感慨这是头一回带着一堆人在子宫里射精。

    小媛被数十次的高潮搞得没有力气,轻轻呢喃着。

    但是王胖子还是觉得不过瘾,非要架着小媛把里面的精液倒出来,看看到底有多少。

    他们甚至拿了一个杯子接在下面,然后压迫小媛的小腹,让她排出子宫里的精液。

    精液真的是都锁在里面了,被他们折腾一番,竟然咕嘟咕嘟流出来好多。

    他们喂小媛喝下了所有的精液,又十分满足的玩弄了她一番,才想起吃饭。

    不用说,买饭的依然是我。

    但是这回于廖安排我和另外两个人一起去,要买点好一点的饭菜。

    我们去了一个多小时才回来。

    但是好在饭菜还热着,我不至于挨打。

    进屋之后,一堆人正围在客厅看电视。

    小媛似乎也恢复了一些,穿了一身低胸的小礼服,跪在地上正为于廖口交。

    于廖一边看新闻联播,一边还在玩弄她的胸部。

    这时候有人问:“要不要再给小妮子下点药啊?”

    于廖掐了小媛乳房一下:“下药?昨天那个不用下了,那个半衰期长的很……我操,说了你们也不懂什么是半衰期。我跟你们说,这个药最早就是因为半衰期长……”

    这时候他欲言又止,可能是看到我来了,没有说后半句:“总之就是老子变废为宝了。”

    “那下点别的药呗?”

    “下什么?哈哈,下多水的药?那保证你们一个个坚持不了几分钟。这个药得看什么场合用。现在效果已经够好了。是不是,小母猪。”

    小媛吐出鸡巴:“不要老是猪啊狗啊得侮辱小媛好不好……”

    “那晚上不插你了,你不好好说点淫话哥哥们能硬起来么?”

    “那……那再找几个人就……就好了么……”

    几个人大笑起来:“真是个天生的婊子,这么多人都喂不饱你。”

    于廖拍拍她脑袋:“你看看,现在腿上又都是水了。你们也别光说人家姑娘,主要是哥这个药太好了。”

    “叔叔太坏了……老是用药弄人家……”

    “你就说你爽不爽?”

    “恩……”

    “别恩啊,爽不爽?”

    “好爽!感觉小媛的……小逼……简直……太有用了!”

    小媛鼓起勇气说了这句,紧接着就捂着脸害羞地靠在于廖大腿上。

    于廖简直喜欢到不行,硬是把小媛的脸扶起来,当着我的面舌吻起来。

    他吩咐大家吃饭,自己来了兴致,当场把小媛按在沙发上就开干。

    于廖一边干一边问:“晚上带你去个有大鸡巴的地方好不好?”

    “好……好……啊……小媛……只要有鸡巴就……就开心……”

    “放心,管够!哈哈!”

    王胖子一边吃一边问:“去哪儿了啊于哥,我晚上还想……”

    于廖白了他一眼:“你个没出息的,干不够啊?晚上拿你的小丫头玩玩就好了。小媛我要带到……恩……带到厂子那边去。”

    厂子?我也要跟过去才行。

    几个了解情况的人马上大笑起来:“于哥真是仗义,不忘了手底下兄弟。我靠,厂子那边全是恶汉啊,有的人半个月没碰女人了吧,不得把这丫头操翻?”

    于廖加速抽插,插得小媛高潮起来,在沙发上咿咿呀呀地抖动着,几个人吃得越来越快,也琢磨着在她走前再来一炮。

    于廖说:“你放心,那不也就十来个人么?根本搞不定这丫头,她是个无底洞。你看昨天那个费青,五六个人下来就不行了吧?小媛,你说你得多少人?”

    小媛呢喃着:“哥哥们的……鸡巴……越多……越好……啊啊啊……”

    “听见没有!”

    于廖指着那几个人说,“多多益善!韩信带兵,多多益善!小媛操穴也是多多益善!”

    一个哥们扶着自己疲软的鸡巴说:“我是不行了,从昨天到今天射了五六次了,腰都酸了。于哥在她身上记下干了多少次,回来我看看她的逼能不能被干坏。”

    “干是干不坏的,干松有可能。”

    于廖笑着说,“不过这小丫头到现在被干了快一个月来,还是他娘的挺紧的。”

    王胖子摇摇头:“没有,没有当初紧了。不过高潮完了还可以,刚开始插进去简直跟现在不是一个味儿。”

    “回头买点缩阴水,咱给她保养保养。这样的美女我还真没干过,远远没玩够。真是美啊,这姑娘……你说她当模特有没有问题?就是矮点哈。”

    “现在170可以当平面模特……那些平面模特本来也都是鸡,哈哈。”

    我在旁边,啃着一个馒头,默默听着他们凌辱小媛。

    小媛晚上又要被轮奸一晚上么?她还能不能好好休息。

    这些禽兽,真的不怕小媛有生命危险么?我使劲咬着馒头,咬牙切齿。

    但是小媛幸福的表情一露出来,我的这种仇恨就无法保持得那么完整。

    迷茫,难免迷茫。

    小媛到现在体验到的,我们根本无法想象。

    也许她真的就愿意这样呢?晚上,小媛换了一件半透明的轻纱小短裙,穿了件性感的内衣和白色丝袜,和于廖走了。

    她已经走不动道了,完全靠人扶着,还得一蹭一蹭地走。

    他们说厂子那边我不能去,只能留在这里,和王胖子等人待在一起。

    晚上,王胖子来了兴致,去楼上找费青了。

    我自己坐在楼下,看着电视,但是完全没有看进去哪怕一个画面。

    到了九点,手机忽然响了。

    我赶紧打开,是老刘发的信息。

    “于廖是你们学校以前的老师,化学工艺专业的。十年前因为猥亵女学生被辞退了,此后消失了很久,据说在东南亚做生意。两年前回到北京,和王涛的父亲过从甚密。王涛的父亲是**分局的副局长,应该是于廖的后台。”

    我回了一句:“就这些?”

    “我继续查。还有:有人在查你,小心。”

    “好的,谢谢了。”

    我合上手机。

    在查我的人,不用说,应该是张向南他们。

    没什么可担心的,担心也白担心。

    只是提醒我,动作要更快。

    客厅的灯已经关了,隐隐约约可以听到费青尖锐的叫声。

    电视机的画面闪烁着,有些刺眼。

    我关上电视,闭眼躺在了沙发上。

    累了,睡一会儿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